橘子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架空 > 极品大都督

极品大都督

作者:黑衣者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选择背景颜色: 选择字号: 巨大 特大

第二十七章 京师巡营

在今日,刘威远没有在躲在所有的士兵后面,他没有再像往日一般,做那个贪金的幢主,今日的他,只是一个为了昔日的袍泽报仇的年轻人,年少当轻狂,持刀刃仇敌,这是刘威远此刻的追求,为了这个追求,他隐忍了三年,今日,到了报仇的时间。

所以,他不在隐忍,迈着步伐,他杀了出去。

随着刘威远第一个杀了出去,后面的士兵,都动了。

他们是追随刘威远的老人,他们袍泽,葬身在三年前的那场战斗,他们其中不少的亲人,亦是随着那次战斗而被杀,他们的一切,随着那场战斗而变的灰暗,当今日,一群来自幽燕的男儿,在京师,正式来手刃自己的仇敌,不论生死,不论将来,不论代价。

大丈夫生于世,总是有那么几件事情,是需要用生命来守护的。

此刻的时候,段俊时依旧是在愣神,但是,随着刘威远的迅速的杀来,一抹寒光,让他迅速的反应了过来,印着寒光,段俊时再次看到了刘威远的面貌,他大声的喊道:“是你。”

“不错,是我,三年前的小幢主。”回答他的,是刘威远的一声大喝。

还有那一抹寒光。

一声凄厉的呐喊,段俊时抽出了腰上的佩刀,迎上了刘威远的长刀,但是,仅仅是那么一瞬间,他的虎口就是被崩裂了。

弃掉长刀,段俊时这个时候没命的跑着,他什么都知道了,什么都明白了,什么都理解了。

他现在,只能是快速的跑回了自己的阵中,他大声的喊道:“有叛贼作乱,速速吹响警报,召集军队平叛。”他面含恐惧的看着刘威远。

响彻了整个京师的警报声音让所有人都是听到了。

而段俊时此刻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,他现在满心,都是恐惧。

他依旧是记得,三年前,那个身影,手拿着长刀,在北胡人的精骑大阵当中杀的血雨漫洒,无数的北胡人见到身影,都是迅速的躲避。

他依旧是记得,这个眼神,是那么的凶狠,让自己不寒而栗。

他依旧是记得,当日,没有杀死这个人的时候,他的恐惧。

因为他知道,有那么一双眼眸的人,是不会将仇恨忍下的。

今天,这个人终于来了,是来报仇的。

旁边的京师巡营士兵,急忙的赶了过来,他们迅速的将自己的戍主接回的阵中,然后快速的向着前方杀了过去。

但是,无一例外,他们都是被刘威远的长刀所击退。

其实刚才的时候,听到了警报的时候,刘威远真的惊异了。

要知道,这是最为严重的平叛警报,这等警报一出,整个京师都是要大乱的。

这是说明京师里面有人反叛作乱的号角。

到那个时候,不说别的,最起码整个京师的大军都会动作的。

虽然到那个时候,刘威远他们会被京师的大军给合围,但是这段俊时怎么解决这样的事情,他就那么有信心隐藏住今夜的事情么,若是事情败露,不说他,就连他的那位隐秘当中的太子殿下,可能都是要受到惩罚的,可惜,刘威远所不知道的是,当他被段俊时认出的那么一个刹那,这位京师戍主的所有心神都是被夺去了。

想到了要被京师大军合围在这里,刘威远回头看向了鲍老五,军师大人无奈的笑了下。

鲍老五的那个计谋,看样子是真的实现不了,也许在这个的时候,他们见不到兴盛皇帝的时候,就是已经死在了那无边无际的京师大军的攻击之下。

算了,算了,算了。

想到了这里,刘威远突然洒脱的一笑,那又如何。

最起码今天,自己已经为了自己的袍泽报仇了,至于那位太子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的位子还能安稳么。

想到了这里,刘威远一下子平和了许多,但是眼下的事情,就是要将前面的这个人格杀了。

看着前方,刘威远没有说话,他今日的打算,没有任何人阻止,任何的人,都不能阻止他。

他的眼神当中,只有段俊时一个人,任何拦在他前面的人,都必将被他的长刀所斩。

最为重要的是,他不孤独,因为他的身后,是他的一群袍泽。

生死袍泽,更多的时候,不仅仅是说在嘴上的。

更是表现在行动上面。

巨大的号角声,在整个京师响彻了起来,无数的人们听到了这个声音。

正在皇宫宫门外值班的宿卫,听到这个声音,立即是关上了城门。

在睡梦当中的羽林禁卫们,旋即是被自己的将领所喊了起来,迅速的披甲,集合在校场之上,然后找上自己的队主官,迅速的向着外面奔赴而去,惊起一片的尘土。

而京师里面,无数大人物的院子里面,也顿时是乱作了一团,而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听到了这个号角的时候,同样是一脸的惊愕。

这是代表着有人在京师叛乱的号角啊。

是谁?难道是哪位皇子准备利用今天谋朝篡位么,想到这个可能,任何人不可能有那么是一点的睡觉的心思,他们都是在自己的心思构想着,到底是朝堂之上的哪位皇子有这样的心思。

而越这么想,这些人越是认为自己的想象非常的有可能,首先,今天是取消了宵禁,整个京师,变的不像往日里面那般的森严,兴盛皇帝的羽林禁卫,今日劳累了一天,已经是早早休息,更为重要的是,眼下大晋朝一切的危机都是解除了,若是篡位者成功,那么他接掌的将是一个异常强大的晋朝,这到底是谁。

想到了这等事情,关系到了自己的身家性命,所有的大臣们都是很明智的选择窝在了自己的家里,然后急急忙忙的派遣出去了自己的心腹属下,或找着自己相熟的属下,或找着自己投靠的人。

总之,他们今天晚上,一定是要坐对了位置,只有这个样子,自己的家族,才是可以在这个晋朝长盛不衰,而这个,常站在胜利者一边,也就是世家大族的,生存的艺术了。

同样夜不能寐的,还有很多人。

当听到这一生代表着京师叛乱的号角的时候,幽州大都督谢烟云顿时从自己的床上跳了起来,他倾听着外面的动静,一下子就是拔出了那在房间之内的长剑,他已经做好的杀敌的准备。

还有那兴盛皇帝的儿子们,此刻,听到这个声音,无不热血沸腾,是有人现在忍不住了么。

在皇宫的兴盛皇帝,听到这个声音,爆发出来了一声怒吼。

他不能让任何人夺去属于自己的这个皇位。

在这些大人物在一个个的或打探,或兴奋,或愤怒的时候。

刘威远,已经是淹没在了人潮当中。

他的长刀,已经不足道沾染了多少的鲜血,他的一身上下,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。

但是,敌人总是越来越多。

听到这个号角的任何人,都不敢怠慢,所有的人,都向着不归楼这边赶了过来。

那样子,足足有是上万人之多,而他们,只有一百多人。

这些人,他们被团团的围住,他们奋力的拼杀。

没有一个人曾经后退一步,亦没有一个人曾经感觉到害怕,就算是死亡,依旧要于这沙场之上,马革裹尸还。

刘威远从来没有发觉,自己这么迫切的需要力量,其实刘威远的力量已经很大了,要知道,刘大人当年可就是凭借的这么一身的勇猛,才是震慑住了一众的宵小。

否则,想他刚来之时,怎么可能在的世界上面生存。